临床中有办法延缓特罗凯(tarceva)/厄洛替尼(erlotinib)的耐受药物吗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疗效
摘要

  对于有EGFR突变的晚后期肺癌患病者,首先靶向药物是EGFR抑制剂,比如易瑞沙(吉非替尼)、 特罗凯 (厄洛替尼)等,但在9-11个月的时候,这些药品就会耐

  对于有EGFR突变的晚后期肺癌患病者,首先靶向药物是EGFR抑制剂,比如易瑞沙(iressa)(吉非替尼(gefitini
临床中有办法延缓特罗凯(tarceva)/厄洛替尼(erlotinib)的耐受药物吗?
b))、特罗凯(tarceva)厄洛替尼(erlotinib))等,但在9-11个月的时候,这些药品就会耐受药物,那怎样增加厄洛替尼(erlotinib)的耐受药物时间呢?目前,已有不少小规模临床实验提示,如果化学疗法联合靶向药物一起用,能将耐受药物的时间平均推迟5个月左右。2016年9月,JCO杂志发表的一个二期临床实验:入组了195名初治的EGFR突变的晚后期肺癌患病者,2:1分配到两个实验组——A组接受易瑞沙(iressa)+培美曲塞医治,B组仅接受易瑞沙(iressa)医治。

  结果显示:A组的中位无疾病进展寿命为15.8个月,B组为10.9个月;从开始接受医治到药品耐受药物,A组的平均时间是16.2个月,B组是10.9个月——加上培美曲塞,耐受药物的时间,平均增加了5个月。这种优势,在19外显子缺失突变的人群中,更明显:培美曲塞的加入,将耐受药物时间从11.1个月推迟到了17.1个月,增加了半年!贝伐单抗是一个抗血管生成的靶向药物,靶点是VEGFR,目前已经被批准联合化学疗法用于非鳞非小细胞肺癌。那么,如果让EGFR抑制剂和贝伐联用,会有什么效果呢?

  2014年的Lancet oncology早就给出过初步的答案:一项入组154名携带EGFR突变的晚后期肺癌,1:1分组,一组接受厄洛替尼(erlotinib)+贝伐医治,一组接受厄洛替尼(erlotinib)医治。结果显示:联合医治,能将耐受药物时间从9.7个月增加到16.0个月。此外,今年5月Lancet Respir Med又发布了一项类似的二期临床实验结果:厄洛替尼(erlotinib)联合贝伐单抗,对于一开始就同时携带有EGFR敏感突变和耐受药物突变(T790M)的患病者,依然是有效的——无疾病进展寿命为16.0个月,1年的无疾病进展生存几率为68%。

  敬请保留本站客服微信,以备不时之需。  特罗凯(tarceva)  tlk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马法兰(ALPHALAN)Alphalan Melphalan Tablets 2mg 馬法蘭片 马法兰片

  • 微信咨询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WhatsApp 沟通
  •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